<ruby id="hhcjr"><i id="hhcjr"></i></ruby>

    <optgroup id="hhcjr"><em id="hhcjr"><pre id="hhcjr"></pre></em></optgroup>

    1. <strong id="hhcjr"></strong>
    2. 
      
        首頁>新聞>媒體信息

        [應急管理報]一切為了人民的安全 為了人民的安全奉獻一切 ——應急管理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先進事跡報告會發言摘錄

        2019-08-05 15:46來源:中國應急管理報

        初心,點亮前行的燈火

        618日凌晨3點,我隨先遣隊抵達震中時,災區已經斷電,周圍漆黑一片,唯一亮著的只有救援隊伍的車燈,從遠到近、由弱到強、不斷匯集,帶著不可阻擋的力量向前挺進!這就是應急人擔當使命的初心之光!

        一個多月前,我參與了“6·17”長寧地震救援行動。應急人的初心怎么體現?在地震現場,我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今天的報告,我想先從一本小冊子說起。這本小冊子叫《災害事故應急響應聯動工作手冊》,這是四川省應急管理廳成立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根據機構改革和四川省情,編成的一本救援行動指南。

        參照這個冊子,今年4月,我們分片區開展地震災害桌面推演;518日,牽頭舉行省級抗震救災大型綜合演練,組織3000多人參加,突出空中救援和社會力量參與,把響應、指揮、救援、安置等各個環節全部演練了一遍。根據演練情況,我們又對小冊子進行完善。

        實踐是最好的課堂,實戰是最真的考場!小冊子有大作用!它使我們面對“6·17”長寧地震,能夠統一領導、多方聯動;能夠科學高效、從容應對,最大限度減少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維護一方平安和社會穩定!

        地震發生時,我加完班剛剛回到家,正在洗漱。突然,小區的地震預警廣播發出倒計時聲音。我連忙掏出手機查看:6.0級!震源深度16公里!震中在長寧縣!想到當地很多民房烈度設防僅為6度,情勢不好,肯定有傷亡!我顧不得穿襪子就奪門而出。當我趕到廳應急指揮中心時,只見大屏幕上,應急管理部黃明書記正在進行視頻調度,下達救援指令;我們廳長正在與先期到場的同志緊急會商、研判震情。

        一條條信息在這里匯集,一道道指令從這里發出:

        震后5分鐘,應急管理廳啟動二級響應,宜賓市、長寧縣啟動一級響應;消防、森林消防救援隊伍緊急出發;正在宜賓演練的12支礦山救護隊立即向震中挺進;

        8分鐘,省政府啟動二級響應;

        20分鐘,獲取最高烈度區域和災害預評估范圍;

        30分鐘,武警、民兵、醫療衛生等救援力量陸續出動;

        40分鐘,應急管理廳先遣隊攜帶三維掃描、衛星通信等裝備趕往災區;

        60分鐘,應急管理廳第二梯隊緊隨省領導直奔震中;

        相比以往救災時的“一擁而上”,這次救援變成了精準高效、科學有序的作戰行動!

        在趕往震中的路上,得知3名群眾遇難,我們的心揪得更緊了,恨不得馬上趕到現場!618日凌晨3點,我隨先遣隊抵達震中時,災區已經斷電,周圍漆黑一片,唯一亮著的只有救援隊伍的車燈,從遠到近、由弱到強、不斷匯集,帶著不可阻擋的力量向前挺進!這就是應急人擔當使命的初心之光!

        震后7小時,應急救援聯合指揮部在震中雙河鎮的帳篷內成立;震后8小時,5000多人的救援隊伍,已經完成進村入戶拉網式搜救,57名被廢墟掩埋的群眾先后獲救!我們初戰告捷!

        地震中,一名叫劉昌金的群眾被石板砸中,身受重傷,當地的醫生認為,必須在8小時內轉送到省醫院手術,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如果用救護車轉送,路途顛簸將會造成再次大出血。此時,直升機轉送成為最好選擇!

        指揮部接到醫療救治組請求后,立即啟動空中救援聯動機制,決定調派最好、最近的醫療救護直升機轉運傷員。618日下午2點,命令下達,四川金匯通航公司一架直升機立即從綿陽飛往長寧。與此同時,省醫院的專家和護士也做好了手術前的一切準備。下午632分,直升機平穩降落在省醫院附近的一棟通航大廈樓頂。晚上7點,手術開始!

        從綿陽到長寧,再到成都,距離700多公里,直升機冒著風雨,飛越高山、河流、城市、村莊,從得知傷員危情,到傷員上手術臺,前后不到5個小時。這是爭分奪秒的5個小時!這是與死神搶奪生命的5個小時!一分希望,百倍努力,我們終于把劉昌金救了回來!

        劉昌金手術時,雙河鎮已經恢復供電,雙河中學操場安置點1000多名災民,分散在200多頂帳篷中,組成了一個臨時“大家庭”。我們一邊有序發放救災物資,一邊在帳篷外組織安裝避雷針、開挖排水溝,確保集中安置區安全。深夜,災區下起了暴雨,余震也不斷襲來,但此時,已不再有驚慌聲、哭喊聲,看到一排排整齊的帳篷中透出點點燈光,我們一直懸著的心踏實了很多!

        10天后,在我們完成救援任務、準備撤離的時候,當地群眾自發端出特色食品“小涼糕”,迎候在道路兩旁。此情此景,讓我們深深感受到了作為一個應急人的幸福和驕傲!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使命,每個崗位都有每個崗位的擔當。新組建的應急管理部門,在改革中堅定理想信念,在戰斗中踐行使命擔當!“救民于水火,助民于危難,給人民以力量”,它就像不滅的燈火,永遠照亮我們奮勇前行的道路!


        講述人:四川省應急管理廳救援協調與預案管理處處長章興海

        無悔,最苦的地方,最熱的血

        講述人: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消防支隊奇乾中隊指導員王永剛

        在漫長的冬季,上午9點,陽光才能透過森林,照到太陽能板,而下午2點太陽就落山了。為了省電,中隊一到天黑就把大家集中起來學習,整個營區里、整個大森林里,只有學習室那一盞燈,分外明亮。

        單說奇乾兩個字,大家可能沒有概念。但如果大家往地圖上看,一眼就能找到它,因為它就在祖國版圖的“雞冠”上。

        而說到我們所守護的大興安嶺,大家就比較熟悉了。它是我國唯一集中連片未開發的原始林區,與亞馬孫熱帶雨林并稱為“地球的兩大肺葉”。

        奇乾距離首都北京2000多公里,而我的隊員們,很多都來自四川、云南、廣西等南方地區,他們要回家鄉,路途更遠。老隊員布約小兵是四川大涼山彝族人,12年前,他抱著去外面世界看看的想法,走出了大涼山,卻又一頭扎進了興安嶺。那時的奇乾不通車、不通電、不通郵,用他自己的話說,這里比大涼山還“大涼山”。

        作為森林消防隊伍唯一一支駐守在原始林區腹地的中隊,奇乾就像一把橙色的尖刀,挺進了林海深處。

        原始林區的火災大多是雷擊引起的,明明晴空萬里,卻突然來了一串閃電,雷劈到樹上,火就著了。今年“6·19”金河大火就是這么來的。趕往火場途中,我們就遠遠地看到,那山上的火線綿延不絕,把天都燒紅了。火場溫度高,地表腐殖層厚,地下火、地表火、樹冠火立體燃燒,熱浪烤得大家眼睛都睜不開。高凱凱是風力滅火機手,他打了不到10分鐘的明火后,防火眼鏡都被烤變形了。

        而另一邊,消防隊員夏宇正在為風力滅火機加油,突然,一棵三四十米高的大樹伴隨著撕裂的聲音朝他倒下來。“快跑!”隊友們提醒他的聲音還沒傳到,樹就已經砸了下來!千鈞一發之際,旁邊的隊友張國松用盡全力撲向他,兩個人翻滾在旁。只差2米,夏宇就可能葬身樹下!剛與死神擦肩而過,還沒緩過神兒來的他,很快就又投入了戰斗。在實現合圍那一刻,他開心地笑了。因為,我們的隊伍又一次戰勝了火魔!

        而此時,我們已經戰斗了三天三夜,帶的水幾乎都沒了,嘴里渴得發苦。高凱凱的瓶子里只剩兩口水,他把瓶蓋擰下來,和身邊的3名隊員一人一瓶蓋分著喝。蹇江游和徐建鵬向山下去找水,走到半山腰處,才找到一處渾濁的小水坑,他倆足足掏了一個小時,才得到了一小壺水,趕緊拿上去分給大家喝。

        火場上,會吸血的草爬子也讓人毛骨悚然。這是森林中特有的毒蟲,被它咬到,輕則頭暈,重則死亡。大學生隊員胡首第一次被咬時,特別害怕,手臂上的草爬子使勁往肉里鉆。隊醫將消毒棉按在他的手臂上,那種撕心裂肺的疼,讓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可第二次被咬時,他一聲沒吭,自己就處理了。中隊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沒被草爬子咬過的人,不算在奇乾干過。”

        熬過了火魔肆虐的夏季,就迎來了大雪封山的冬季。奇乾的冬天長達9個月,最低氣溫零下58攝氏度度,大家只要一出門,不超過5分鐘就凍透了。碰上水泵出問題,大家還要一起去河里鑿冰取水。比水更難得的,是電。如今,這里仍不常通電,在漫長的冬季,上午9點,陽光才能透過森林,照到太陽能板,而下午2點太陽就落山了。為了省電,中隊一到天黑就把大家集中起來學習,整個營區里、整個大森林里,只有學習室那一盞燈,分外明亮。

        奇乾苦嗎?當然苦,但在我們的身軀里,流淌著能夠戰勝一切艱難困苦的熱血!

        這腔熱血,在17歲的蔡浩身體里流淌著。當同齡人還在父母身邊撒嬌時,他已經戰斗在了火場上。我問他怕不怕,他說:“我不怕!”

        這腔熱血,在19歲的李夢達身體里流淌著。有一次,他在火場上奮力拼殺,結束后才發現襪子都磨破了,10個腳指頭露出了8個。我問他有什么愿望時,他笑著說:“我只想要一雙新襪子。”

        這腔熱血,在30歲的郭喜身體里流淌著。他默默守在鍋爐邊,連續9年沒有回家過年,一直沒談戀愛。他對我說:“大興安嶺作證,滿山的達子香就是我的新娘。”

        同樣的熱血,流淌在每個奇乾男兒的身體里,我們像大興安嶺的樟子松一樣,扎根邊陲、笑傲風雪、充滿生機、昂揚向上!

        奇乾的魅力在于外面的人不想來,里邊的人不想走。著名詩人艾青曾說:“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可我要說,正是因為對這土地愛得深沉,所以我們的眼中才沒有淚水,只有堅守的決心!

        巍巍興安嶺,熱血火焰藍。茫茫林海間,初心永不忘。

        前不久,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內蒙古時,再次強調要筑牢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對黨忠誠、紀律嚴明、赴湯蹈火、竭誠為民,我們將牢記總書記囑托,在訓詞精神指引下,永遠站在這里,站在熊熊火焰前,站在漫天風雪里,牢牢守住這片林海,守住這道綠色長城,守住我們深愛的這片土地!

        使命,讓煙花平安綻放

        講述人:湖南省瀏陽市應急管理局主任科員藺傳球

        安全管理,不是要把一條路堵死,而是要幫助群眾走上另一條更好、更安全的路;安全執法,既要體現法律的剛性,更要具備關懷的溫度,只有真正站在群眾立場上去管理,才能為群眾所接受,也才能收到管理的最佳效果。

         

        今年428日,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式上,那些美麗的煙花,就來自我的家鄉——中國煙花之鄉,湖南瀏陽。

        我跟煙花的緣分與生俱來。我母親就在煙花廠工作,我是聞著火藥的味道,聽著煙花爆竹的響聲長大的。小小的煙花,養活了幾十萬瀏陽人。

        但是二十多年前,每年都會因為安全事故,導致幾十個人失去生命。當時干這行的很多都是家庭作坊,大家都在賭運氣。運氣好的,掙點錢;運氣差的,丟了命。安全二字,無從談起。

        20037月,我調入剛組建的瀏陽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擔任副局長。我決心,一定要改變煙花行業安全失控的局面,讓煙花這碗飯能夠平安吃下去,讓父老鄉親不再拿生命去掙錢!

        然而,工作中遇到的阻力、面臨的困難,遠遠超出我的預料。

        2004年,有一次我帶隊到一家煙花企業開展執法檢查,發現本應單人單棟作業的危險工序,竟有20多個人擠在一個包裝車間裝填火藥。調查后發現,這家企業有200多棟工房,由32個股東各自獨立生產。名為一個企業,實際是幾十個小作坊的集中區,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當我們要依法查封吊證的時候,企業老板糾集100多個村民將我團團圍住,并放言:“我們要吃飯,不能關廠!你砸了我們的飯碗,我們就要跟你拼命!”

        我對大家說:“誰都要吃飯。你們要的是保飯碗,我們是為了保護大家的生命安全,保護企業的發展!生命都不能保障,還談什么飯碗!安全生產,這是一條底線,我不會讓步。”

        幾個小頂著高溫,我給大家分析利弊,講清法律,老板終于想通了,村民也散開了。

        還有一次,我牽頭查處一家利用廢舊工房進行生產的煙花廠。剛一查處,煙花廠老板就打電話威脅我。面對威脅,我沒有妥協。老板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每天不吵不鬧跟著我,我去哪兒他跟著去哪兒,甚至在我家門口靜坐,但這也沒有讓我放棄原則。最終,我們堅持讓這個企業將所有的廢舊工房拆除,徹底消除了這個重大事故隱患。

        在工作中,這樣的事情司空見慣,也讓我感到困惑。到安監局以后,我的工作量是原來的幾倍,幾乎沒有完整地休過周末。為了提升企業安全管理水平,為了排除重大事故隱患,為了應急救援處置,喊破了嗓子、熬白了頭發,有時還要受到一些人的敵視和防備。

        作為安全監管執法者,立場難道不應該跟監管對象一致嗎?這二者為何會成為對立雙方?安監工作如何在保障安全的同時,確保煙花產業持續健康發展、切實讓群眾得到實惠?

        慢慢地我明白了,安全管理,不是要把一條路堵死,而是要幫助群眾走上另一條更好、更安全的路;安全執法,既要體現法律的剛性,更要具備關懷的溫度,只有真正站在群眾立場上去管理,才能為群眾所接受,也才能收到管理的最佳效果。

        于是,我們開始探索煙花爆竹安全發展之路:以安全管理為突破口,把安全升級跟產業升級結合起來,推動瀏陽煙花“安全、綠色、高效”健康發展。一邊淘汰不安全落后產能,做減法;一邊提升安全性、優化工序,做加法。產業升級以來,瀏陽煙花經歷從家庭作坊到上山建廠的工廠化改造、機械化推廣、自動化生產的轉型升級,在危險性最大的裝藥工序,開始研發防爆機器人。

        2003年到2018年,瀏陽市煙花企業從1068家減少到556家,年產值從20億元躍升到240億元,遠銷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口占全國總量的60%,機械化使用率達到80%,產值增長了10倍,事故下降了90%

        產值提高了,事故減少了,噪音變小了,空氣清新了,瀏陽煙花實現了華麗的轉身。

        初心不忘,使命在肩;擔當履職,守護平安。不知不覺,我從事安全工作已經十六年了。這是高強度、高壓力的十六年,我曾經害怕晚上聽到電話鈴響,害怕聽到發生事故的消息,也曾在應急處置一線面臨生與死的考驗。面對一些群眾的不理解和責難,我也曾有過迷茫,覺得委屈,甚至有時覺得快撐不下去了。但我從沒忘記過當初立下的誓言,從沒動搖過干好工作的決心,因為家鄉的山水和人民養育了我,我會貢獻自己的一切,為父老鄉親筑牢一道安全屏障,撐起一片生命綠蔭,讓煙花平安綻放在世界各地的夜空!

        堅守,你是我最呵護的心臟

        講述人:北京市消防救援總隊天安門支隊故宮特勤中隊政治指導員蔡瑞

        我們每年投入力量超過3000人次,巡邏里程超過1萬公里,相當于每年走完一次‘長征’。其實,每一次使命的承擔,就是每一次新的長征。老一輩長征的火種在心頭,我們的征途,就不怕艱難與險峰!

        今年625日,我作為“人民滿意的公務員”代表,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接見。這一份榮譽屬于故宮中隊,更屬于全國消防救援隊伍的戰友們。作為故宮特勤中隊的一員,我們非常自豪,因為我們不僅守護著600年中華文明,更是祖國心臟的“守夜人”。

        故宮歷史上,曾經發生過大大小小100多起火災,損失慘重。如今,確保故宮消防安全萬無一失,就是我們唯一的工作標準。

        幾年前,各大媒體曾出現過一個新名詞,叫做“故宮跑”,說的是有些游客一進故宮,就想快點跑,為的就是在有限的時間里,能夠多了解故宮。對我們而言,“故宮跑”是全體隊員必須過的第一關,因為故宮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不能被破壞,很多地方連消防車也不能進去,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我們的跑,來保護故宮的安全。

        然而我們的跑和游客的跑,天差地別。我們的跑,身著戰斗服,肩背呼吸器,雙手拎水帶,負重80多斤的消防裝備。我們的跑,清晨、上午、下午、夜間,每天四次。一圈3公里,一天就是12公里。戰斗班班長關爭爭從入隊的第一天起就開始“故宮跑”,8年下來,他多次獲得總隊比武“五千米負重”項目第一名。跑,練就了他的體魄與技能,也跑出了他精彩的人生。

        時光會流逝,故宮卻永存。新時代的故宮更加時尚美麗,我們守護的壓力也隨之增加。今年219日,故宮舉辦“紫禁城上元之夜”,這是故宮第一次在夜間開放。為了故宮的美,我們全員上勤,將成百上千只花燈,一一檢查,化解了險情,排除了隱患。在我們的堅守下,上元之夜的故宮,綻放出讓世界震撼的壯麗美景。

        我們中隊還擔負著天安門廣場的勤務安保任務。這里,每天有10萬人次的中外游客觀光,節假日高達30萬人次。廣場上,一個敬禮,一個站姿,都關乎國家形象。有人說,我們是應急管理部的“第一衛士”;也有人說,我們是消防救援隊伍的第一張名片。

        第一形象,是對我們的贊譽,安全第一,才是我們的使命。重大安保期間,我們要把廣場上每一個樹洞都堵遍,每一個垃圾桶都翻遍,每一輛停放車輛的底盤都看遍,絕不留下一處隱患。就這樣,我們每年投入力量超過3000人次,巡邏里程超過1萬公里,相當于每年走完一次“長征”。其實,每一次使命的承擔,就是每一次新的長征。老一輩長征的火種在心頭,我們的征途,就不怕艱難與險峰!

        古建筑防火是世界性的消防難題。今年就有好幾處世界知名的古建筑發生火災。這些火災,也牽動著大家對故宮消防安全的關注。我們為什么能守住故宮消防安全萬無一失?那是因為我們延續了故宮從明清時代起就有的防火傳統“冬鑿冰、夏注水、春除草、秋清葉”,傳承著各大宮殿“一口清”、手繪消防作戰圖的絕活;那是因為我們為每個宮殿制定了火災撲救預案,用數字化沙盤推演,開展實戰化演練,我們創新了“應急處置五套操法”、研發“肘式水槍”、自制“重疊式水帶推車”,提升了“一分鐘”應急效能;那是因為我們日日備勤,夜夜堅守,所有人都秉承著一個無悔的信念:沒有戰功就是最大的戰功!

        作為故宮人,必須忍受小我的犧牲,來成全大我的平安。中隊現有指戰員48人,平均年齡不到27歲,正值青春年華,但我們必須每天24小時備勤,周末也不能例外。

        老班長劉超,在故宮一干就是14年,他平時最怕的,就是接女兒的電話。上次休假,劉超送女兒去幼兒園,女兒緊緊地抓住他的手,拽著他一起走進教室,一遍遍地給老師和小朋友們介紹:“這就是我的爸爸,我,也有爸爸!”今年六一,女兒想爸爸了,畫了一幅畫,《我愛北京天安門》,寄給劉超。劉超捧著女兒的畫,一個鋼鐵漢子,淚水模糊了雙眼。為了守護故宮的平安,他都沒有時間帶女兒來過一次北京,女兒都還沒有見過天安門的模樣。是啊,有多少我的戰友,為了守護故宮,舍棄了小家,久別親人。他們用自己的行動,踐行著走入故宮那一刻的誓言:只要有我在,故宮就有平安在。

        青春不悔,歲月作證。明年,故宮就滿600歲了。但她還年輕,我們要伴隨她,永生,永世,永遠。如果允許,我們要守護她一輩子,因為,我們是她的守護者,我們是中華文明和祖國心臟的“守夜人”。

        擔當,鐫刻在地層深處的誓言

        講述人:山東煤礦安全監察局魯東監察分局監察專員張在貴

        那天晚上,我心痛得徹夜未眠,一直在想,對于這些礦工來說,高高興興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來,這個愿望很難嗎?過分嗎?我既然進了煤監門,他們的安全就扛在我肩上,這條路我走定了!

        煤炭,是點燃中國工業的火炬。這些烏金,深藏地下,是幾百萬煤礦工人不辭辛苦把它們開采出來的。而我的使命,就是守護這些礦工兄弟的安全。在這個鮮為人知的崗位上,我經歷了許多。

        2000年剛到這個崗位時,我并不了解這項工作的重要性。直到有一次,轄區一煤礦發生爆炸事故,爆炸現場慘不忍睹,井下多條巷道垮塌,空氣中處處彌漫著刺鼻的氣味。22條鮮活的生命瞬間消失,60多個家庭支離破碎。看著礦工家屬哭得撕心裂肺,看著劫后余生的礦工驚魂未定,看著礦上負責人束手無策,我的心情久久無法平靜。那天晚上,我心痛得徹夜未眠。我一直在想,對于這些礦工來說,高高興興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來,這個愿望很難嗎?過分嗎?我既然進了煤監門,他們的安全就扛在我肩上,這條路我走定了!

        煤監工作就好比警察破案,要明察秋毫;又要像法官判案,要鐵面無私。有一回,我到一家煤礦檢查,發現爆炸材料賬目不清。詢問發放員,得到的回答含糊其詞。我立即意識到,井下一定有隱瞞的作業點。那個礦的礦長是我的同學,他看我要下井檢查,先是左攔右擋,后來又是講人情,最后實在迫不得已,他才配合我下了井。在井下,我一條巷道一條巷道地查,一個工作面一個工作面地找,徒步走了5個小時、10多公里后,終于發現一處水泥還沒干透的密閉墻。我立即叫來救護隊,要求拆墻檢查。這時,礦長希望我能夠高抬貴手。我說:“這不是講不講感情的事,我要是跟你一個人講了感情,就等于和一大幫礦工兄弟不講感情。”看我這樣不講情面,現場站出來一個人對我放狠話:“你要敢罰,你今天就出不了這個門!”我立即告訴他:“我就不信這個邪!這個墻我開定了!”救護隊把墻打開了,里面果然隱藏著一個工作面。

        面對鐵的事實,礦長無話可說。那次,我依法開出了山東煤監史上第一筆超百萬元的隱患罰款。說句實話,這些年來,威逼利誘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保護礦工兄弟生命的這條“紅線”,我到底能不能守得住!

        應急處置、科學救援也是煤監人的重要使命。一次,在會上,我看到一個礦長接過電話后慌慌張張地離開了。憑借著職業敏感,我立即意識到,他的礦可能出了事。我立刻趕到那個礦,果然,井下透水。當時,150名礦工正在井下作業,必須馬上撤離。我見礦長還在猶豫,立即對他吼道:“趕快撤人!馬上升井!”那天,最后一名工人升井后,僅僅過了兩分鐘,井下就全淹了。在太陽底下,死里逃生的礦工們緊緊擁抱在一起,高呼著:“我們活著出來了!我們活著出來了!我們真的活著出來了!”那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我們共產黨人,肩上的使命有多光榮、工作的意義有多神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初心,堅守初心并不容易。2007年,在一次井下檢查時,我左眼一陣疼痛,瞬間眼前模糊成一片。醫院診斷為左眼視網膜脫落,右眼視網膜多條裂縫。手術后,左眼視力不足0.1,右眼視力也急劇下降。

        前來慰問的領導很關心我,要把我調離執法一線。說心里話,躺在病床上,我的內心非常糾結,我擔心眼睛真的會瞎掉。但是一想到每下一次井,就有可能避免一起事故,挽救一些生命,我就覺得不能離開一線。愛人知道我的想法后,跟我急了眼:“你是真缺心眼呀!”那天,我對愛人說出了真心話,我說:“這些年下井上癮了,在明亮干凈的辦公室里坐著,也會惦記著井下的事。只有下到井下,心里才踏實。”聽我這樣講,愛人緊緊抓著我的手說:“在貴呀,跟著你的這些年,我真擔心你在井下出點啥事。你得答應我,給我平平安安回來!”我笑著告訴她:“放心吧,我會和井下的兄弟們都好好的回來!”

        在這些年的煤監工作中,我也有其他選擇的機會。有從前企業的領導勸我回去當處長,有煤老板聘我去當礦長,我都婉言謝絕了,因為我始終沒有忘記,當年選擇這條路的初心,為了礦工兄弟的歲月靜好,我必須負重前行!

        今年是煤監體制建立20周年,我們3000煤監人,在中國應急管理事業中無怨無悔地奮力前行著。當我們看到無數礦工兄弟的笑臉,看到萬家燈火的團圓,我們感到無比自豪。現在,我的年齡也不算小了,但是只要身體允許,我就要一直堅守下去。把對黨的忠誠誓言鐫刻在地層深處的煤柱上,讓所有的礦工安心,讓應急管理部的領導省心,讓組織放心!讓黨員的光輝照亮井下每一條巷道!

        奉獻,只為災難來臨時人民更安全

        講述人: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陳洪富

        有一次,王濤在完成一個很長時間的試驗后,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迎接他的卻是兩個孩子怯生生的目光。王濤急切地想去抱抱孩子,親近一下,可是孩子們卻躲到了媽媽的身后。當時,王濤的眼眶就濕潤了,多少年了,虧欠家人的實在太多太多!

        王濤本科和碩士就讀于清華大學,博士就讀于日本京都大學,師從地震工程領域知名學者中島正愛先生。如果當初選擇留在日本,王濤將有很好的發展前景。然而就在他畢業之際,汶川發生了8級大地震。當電視中出現一幅幅房屋倒塌、家破人亡的畫面時,王濤再也坐不住了,他立即向導師提出了回國申請。他說,我要回國建造震不垮的房子!

        王濤選擇回國的事,我問過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告訴我:“當時我和王濤在日本都有很好的工作和發展,回國就意味著放棄了一切,但我知道,沒有什么可以改變他的決定。”

        王濤的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在我與他的交流中,他無數次說起同為清華學子,同樣從海外歸來的前輩,那些“兩彈一星”的功勛們,都是他的榜樣!王濤說:“報效國家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要用行動去證明。”使命的召喚讓王濤義無反顧地回到了生他養他的祖國!

        王濤回國時,很多高校和研究中心都以優厚待遇邀請他加盟。但當王濤得知,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是由“世界地震工程之父”、中國地震工程學奠基人之一的劉恢先院士創立時,他毅然決然選擇了加入。

        2008年底,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根據王濤的專業優勢,安排他到河北燕郊園區主持實驗室工作。那時,實驗室剛剛起步,缺設備、缺人員、缺項目,八百多平方米的實驗室里除了幾臺實驗儀器,只有他和一位助手以及一位看門的大爺。沒有泥瓦工人,他拿起瓦刀成了瓦匠;沒有電工師傅,他拿起電筆就成了電工;沒有實驗人員,他就日夜守在儀器前,當起了記錄員;一天干下來,整個人灰頭土臉,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建造實驗室的建筑工人。無論遇到什么困難,王濤始終沒有輕言放棄。

        實驗室離家60公里,單程就需要一個多小時,為了能夠每天省下往返的時間,王濤的辦公室里始終放著一張折疊床,多少個日日夜夜,王濤都是在實驗室里度過的。與美國科研機構聯機做試驗時,為了隨時與各方專家交流,王濤每天晚上八點開始做試驗,一直要做到第二天凌晨。那段時間,他每天只能休息三個小時。

        有一次,王濤在完成一個很長時間的試驗后,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迎接他的卻是兩個孩子怯生生的目光。王濤急切地想去抱抱孩子,親近一下,可是孩子們卻躲到了媽媽的身后。當時,王濤的眼眶就濕潤了,多少年了,虧欠家人的實在太多太多!

        王濤和他的團隊經過十多年的不懈努力,實驗室取得了長足發展,建成了當時國內最高的偽動力實驗反力墻、大型振動臺臺陣、土工離心機等一大批頂尖的抗震科學實驗設備,同時還培養出了16名碩士、4名博士。這些畢業生承擔了大量國家重大工程建設任務,為我國地震工程科技發展作出了貢獻。

        大家能夠從云南龍江特大橋梁中看到中國建筑的成就,能夠從北京老舊住宅抗震加固項目中看到民生工程建設的自信,但很少有人知道,這些項目都是王濤團隊在與國家發展“同頻共振”。

        2012年,王濤成為中國地震局最年輕的研究員。那一年,他只有35歲。2016年,王濤領銜團隊的研究成果摘得了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國際同行認為該成果解決了國際地震工程界面臨的重大技術挑戰,王濤團隊的研究成果代表了該領域國際領先水平。那一年,他只有39歲。

        2017年,王濤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在入黨申請書中,王濤真誠地寫道:“我研究的成果是為了房屋的抗震,而我們黨的工作是在提升人心的抗震能力。我要加入這個偉大光榮的組織。因為當一個人的夢想和國家事業結合在一起,就會有無窮的動力和向前的信心!”

        其實,在地震系統,像王濤這樣的先進典型還有很多很多。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印尼水電項目組成員不畏海嘯和余震,冒著生命危險,帶回了寶貴的第一手地震斷裂帶資料;西藏那曲地震臺臺長胡應順,默默承受著母親去世和幼子夭折之痛,一直堅守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震監測臺站;福建省地震局的預警工作團隊,十多年攻關地震預警技術,在今年“4·18”臺灣花蓮海域發生6.7級地震時,他們第一時間發布地震預警信息,為福建各地贏得了最長96秒的寶貴預警時間。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地震人忠誠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默默奉獻、無怨無悔,為了人民的安全,履職盡責、執著堅守。

        如今,中國地震人光榮地加入了應急管理隊伍,在初心和使命的召喚下,中國地震人更將信心百倍、努力前行,甘于寂寞向地心求答案,甘于奉獻讓人民更安全。

        忠誠,為人民而戰

        講述人:江蘇省消防救援總隊總隊長周詳

        深夜的現場,被沖天火焰照得亮如白晝,伴隨著近千名指戰員滅火救援的身影,呈現出一幅波瀾壯闊、勢不可擋的英雄畫卷,此情此景驚天地、泣鬼神!什么叫對黨忠誠?什么叫赴湯蹈火?這就是對黨忠誠!這就是赴湯蹈火!

        江蘇響水特大爆炸事故已過去4個多月,但現場的一幕幕,還不時閃現在我的眼前,令人難以忘懷。事故發生后,我帶領總隊全勤指揮部迅速趕赴現場。

        到場后,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爆炸中心點形成了一個直徑120米的爆坑,1.2平方公里內16家企業被毀壞,建筑物坍塌、裝置傾覆、罐體破損、管道斷裂,火焰濃煙四起。

        核心區內有8處熊熊燃燒的著火點,其中最猛烈的是裝有苯和甲醇的3個儲罐,其罐區東側防火堤已被爆炸徹底摧毀。如果任其繼續燃燒,罐體整體塌陷后,產生的流淌火會瞬間吞噬整個廠區。園區內隨時隨地都有發生再次爆炸的危險。

        作為指揮員,隊伍進還是不進?滅還是不滅?是一個艱難的抉擇。進,可能造成指戰員傷亡;不進,被困人員命懸一線、亟待救援。滅,必須沖鋒陷陣;不滅,極易引發連鎖反應,致使災害擴大。

        事故發生后,應急管理部主要領導不間斷連線調度,當機立斷、果斷下令:沒有任何選擇,不能有絲毫猶豫,搶救人員生命就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毗鄰3個大罐的1個丙烯腈儲罐也在劇烈燃燒,丙烯腈燃燒后會釋放出劇毒的氰化氫。要搜救、要滅火、要處置,必須首先干掉它!我對宿遷支隊支隊長李榮說:“這個任務交給你,必須完成!”他回答:“看我的!”臨走前,他對身邊的后勤處長說:“兄弟,這次兇多吉少,如果有什么不測,轉告你嫂子,幫我給老娘盡孝,照顧好女兒。”隨后,他毅然決然地帶領攻堅組,著重防護,遠距離敷設水帶,穿越危險區,抵近最前沿,成功打掉了丙烯腈罐的火焰。

        經過偵查分析、綜合研判、充分準備后,深入核心區的應急管理部主要領導決定向包括3個大罐在內的所有火點發起總攻!此時,火借風勢,露出猙獰面目,熱氣流伴隨著耀眼的火焰發出陣陣嘯叫。一線指戰員頭盔被烤裂,面罩變了形,但沒有一個后退半步。處置過程中,儲罐的1個管道法蘭突然爆裂,流淌火瞬間從被炸開的防火堤缺口處涌出,最前沿的指戰員呼叫:“怎么辦,要不要撤?”常州支隊支隊長王士軍大喊:“必須頂住!沒有退路!退了,里面救人的隊員就更危險了!”說著,他提起泡沫槍,率領增援力量撲向防火堤的缺口,把火焰死死地壓回防火堤內。

        深夜的現場,被沖天火焰照得亮如白晝,伴隨著近千名指戰員滅火救援的身影,呈現出一幅波瀾壯闊、勢不可擋的英雄畫卷,此情此景驚天地、泣鬼神!什么叫對黨忠誠?什么叫赴湯蹈火?這就是對黨的忠誠!這就是赴湯蹈火!

        322日凌晨5時,所有大火被成功撲滅,但搜救戰斗仍然在艱難地進行著。現場彌漫著各種易燃易爆有毒氣體,腳下流淌著有毒液體,各種墜落物不時地砸向地面,每前進一步都極其困難。指戰員甚至要用自己的身軀做支撐、雙手當工具開辟生命通道。

        之江化工緊靠爆炸核心區,傷亡最為慘重,負責該區域救援任務的淮安支隊支隊長湯金保,強忍著股骨頭置換手術所帶來的傷痛,始終堅持在最危險的地方,像一根釘子一樣牢牢扎在救援現場。

        響水中隊指戰員在爆炸發生40多小時后,還滴水未進、未眠未休,第一次接到休整命令,突然得知搜救區域內還有人被困,又立即返回開展深度搜救,終于在一處倒塌的裝置下發現了被層層埋壓的傷者。他們一點點撬開鐵板鋼筋、鑿開水泥蓋板,被困者最終得救。經過82小時,7輪次不間斷、全覆蓋搜救,我們共搜救出164人,其中86人得以生還。

        爆炸現場遺留了一千多個風險源,十幾萬噸危險化學品。其中,劇毒和易燃易爆的A類重大風險源就達近百個。現場宛如一本危化品的“百科全書”,處處是陷阱,步步有危險。但消防隊員們義無反顧地投入到搜救戰斗之中。

        望著他們的背影,我的眼角濕潤了。這次滅火救援,參戰指戰員盡管都做了充足的防護,但部分救援人員事后還是出現了一些不適癥狀。江蘇總隊有8000多名指戰員,每年接處警11萬多次,天天在滅火,時時在救援,幾乎每年都有倒在災害現場的烈士。

        全國20萬消防指戰員也和我們一樣,每天都經歷著生與死的考驗、血與火的洗禮,但都毫無畏懼、逆火而行、勇往直前!我為我的戰友們感到驕傲!我也為我們的職業感到無比自豪!

        忠誠,為人民而戰。全國應急人必將用生命堅守初心,用熱血踐行使命,用信念守望平安!請黨放心!請祖國放心!請人民放心!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

        責任編輯:李振營

        相關鏈接

        • 國務院部門網站
        • 相關鏈接
        • 省應急廳(局)
        • 有關媒體
        外交部 國防部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教育部 科學技術部 工業和信息化部
        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 公安部 國家安全部
        民政部 司法部 財政部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 自然資源部 生態環境部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 交通運輸部 水利部
        農業農村部 商務部 文化和旅游部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 退役軍人事務部 應急管理部
        人民銀行 審計署 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
        國家外國專家局 國家航天局 國家原子能機構
        國家海洋局 國家核安全局 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海關總署 國家稅務總局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國家廣播電視總局 國家體育總局 國家統計局
        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 國家醫療保障局 國務院參事室
        國家機關事務管理局 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 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
        國家新聞出版署(國家版權局) 國家宗教事務局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
        國務院研究室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新華通訊社
        中國科學院 中國社會科學院 中國工程院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中國氣象局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 國家行政學院
        國家信訪局 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 國家能源局
        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 國家煙草專賣局 國家移民管理局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 國家鐵路局 中國民用航空局
        國家郵政局 國家文物局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
        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 國家外匯管理局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
        國家知識產權局 出入境管理局 國家公園管理局
        國家公務員局 國家檔案局 國家保密局
        國家密碼管理局
        影音先锋av悠悠资源网影院